趣搜旅游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13|回复: 13

背包十年,告诉你如何成为一个职业旅行者(心得)(转))

[复制链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发表于 2017-3-23 09: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记得8年前第一次来旅游休闲时,看到那些大虾前辈们的帖子,或者花很少钱就走了很多地方,或者在一个地方待到地老天荒,都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
  
  从大学毕业第一次背包旅行到现在已经整好十年过去了。从最早连背包都得找同学借的小屁孩,到现在成为一个职业旅行者。这一路走得很不容易,好在我坚持住了,也终于在自己的天空中看到了彩虹
  
  所谓职业旅行者,就是旅行已经不用花钱,总能找到各种酒店、机票、火车票的赞助,还可以靠旅行的副产品,比如照片,游记赚到钱
  
  这是一条完全在黑暗中摸索出来的道路,因为没有成功案例可以让我复制
  
  我会把这10年的很多故事很多经验在这个帖子中和大家一起分享。如果你也喜欢旅行,想要成为一个职业旅行者,它们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零七:风景
  2003年5月
  荷兰,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永远充斥着各种噪音。有从其他城市赶到这里上班或者上学的人,已经完全丧失对性都的任何好奇,只是麻木赶路。他们就像洄游产卵的鱼群,只凭靠本能,而不需要意识指引。也有自助旅行的人,摊开地图或者L.P.,仔细搜寻探索这个城市的路途。
  清晨的阳光明媚耀眼,我不得不腾出一只手遮挡阳光,手的轮廓打在L.P.的书页上留下阴影。
  L.P.上说红灯区是性都标志,一定要去。紧挨着红灯区介绍的就是梵高美术馆。初中时就知道梵高,美术课上老师提到他和他的《向日葵》。后来在伦敦的大英美术馆看到《向日葵》的真迹。朋友说,这幅画价值连城,在索斯比拍卖行,曾经被拍到4000万美元。于是当时简单的想,梵高一定是个有钱人。
  从中央车站步行大约20分钟可以走到梵高美术馆。那是一座白色建筑,有透明玻璃幕墙,馆藏梵高250多幅油画作品和400多幅素描作品。
  在介绍梵高生平的展室我读到:
  梵高1853年生于荷兰;
  梵高年轻时从事多种职业,如画店店员、教师、传教士等,均被解职;
  梵高在生命中最后10年开始美术创作,大部分作品完成于最后5年;
  梵高与法国画家高更曾是好友,后因艺术见解分歧不欢而散;
  梵高曾用剃刀割下自己的一只耳朵送给一个妓女;
  梵高生前只卖出过一副油画,还是他弟弟买的;
  梵高在法国麦田中开枪自杀,死时年仅37岁。
  展室内柔和的光线安静照耀着梵高悲剧性的一生。先前对梵高是个有钱人的判断被彻底推翻。他竟然穷困潦倒,似乎还有轻微神经病。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梵高在死后成了大师?
  我在展室间穿行,那简直是一次畅快的郊游体验。我看到鸢尾花,橄榄树,向日葵,葡萄园,老磨房,麦田,星空……我看到大块大块色彩的自由涂抹,辉煌的,未经调和的色彩,没人相信这是一个悲伤的人在创作。画画时的梵高应该是快乐的。
  他说,一个农夫的形象,一片寂静的大海,一块耕地上的犁沟,都是不容易画的,都是活的,都是美的。他看到了隐藏在平庸下的诗意。他只是要画!要画!要画!于是他画,画布上全是生命的颜色。
  梵高从没接受过正规的美术训练,他也得益于此,就像中文系无法培养出伟大作家,而艺术家的营养来源只能凭靠对生命的深刻体验。他的画风漠视正统、常识或者规范,而自成体系。他只在乎自由意志的表达,表达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他认为夜空比白天明亮,他认为红色与绿色的冲突可以表现可怕的激情。然后在画布上把这些想法呈现,仅此而已。
  我甚至以为,梵高成为画家纯属偶然。只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碰巧拿起画笔。他完全有可能成为文学家、雕塑家、音乐家,如果是在今天,他甚至能成为出色的摄影师、设计师或者电影导演。所有艺术门类只是表现形式不同,最终殊途同归,百川入海。对生命的透彻感知让他得以自在游弋。
  只是,梵高的快乐只在作画的瞬间才短暂拥有,所以他甘愿沉迷,物我两忘。一但回到生之现实,一事无成的他又会被嘲笑被歧视被排挤,生命充满矛盾与绝望。
  只有两种方式可以彻底摆脱。疯狂或者死掉。前者无法自我控制,虽然他曾试图逼近。
  终于,上帝从天堂看到一颗飞驰而过的子弹,同时,他也看到那块金色的麦田成了画布,一个正在倒下的人成了风景。
  几年后我去了法国的圣雷米和阿尔勒。圣雷米有一条以梵高名字命名的小路。小路通往一间教堂医院,梵高生命中的最后一年在这里度过。这也是梵高创作力最饱满丰盛的一年,那些看似平淡平凡的橄榄树、教堂、医院都成了他的创作主题和背景。
  而在去圣雷米之前,梵高一直居住在阿尔勒。现在的阿尔勒,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梵高的足迹和色彩。比如那间黄色咖啡馆,现在已经改名为梵高咖啡馆,正是在这里,他涂抹下《星夜》;比如那间他曾入住的军队医院,现在已经完全按照梵高在这里居住时的样子重现;还有那一座座他作画时眺望风景的石桥,还依稀可以辨别他绘画时的前景和远景。
  我一直追随着梵高的脚步,因为我把他看成自己的一位隔代老师。他告诉我世俗的眼光不重要,自己内心的声音才重要。他教会我要去细致观察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视角。
  谢谢你,文森特•梵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零六:奇遇
  2003年2月
  意大利,米兰
  
  清晨的米兰火车站显得空旷的大,几只鸽子无精打采地站着,不飞也不动,如同无人围观的街头艺人,丧失了表演激情。
  火车一路向北开行,驶出米兰市区不久,城市的繁华和紧张就被意大利北部森林的寂静和辽阔迅速覆没。窗外持续着自我复制的单调风景,赶火车时的剧烈心跳慢慢有了平稳的节奏。
  坐对面的是对母子,男孩拿着画笔在空白本子上画画,母亲在旁边微笑着看。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苹果当早餐,小男孩看了一眼苹果,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他的妈妈。小孩子是极聪明的,几个简单眼神,把他的需求交代得清清楚楚。
  我只有一个苹果,显然把吃剩下的苹果给他是不合适的,只能尴尬地一笑。好在他的妈妈从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化解了尴尬,男孩立刻乐不思蜀。
  和男孩的母亲聊起来。知道她的丈夫在日内瓦工作,这次是带孩子去瑞士度假。又问瑞士人说什么语言,她说瑞士分德语区、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日内瓦是法语区,又说瑞士人都能讲流利英语,让我不必担心。
 此时火车已经进入阿尔卑斯山南麓腹地,远方的峰峦轮廓清晰可见,都戴着一顶白色的雪帽。
  男孩突然兴奋起来。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我看到山脚下出现一片镜面似的湖泊。湖中有几个小岛,岛上的房子像城堡一样,灰白色墙壁,暗红色屋檐,还有高耸的尖塔。飞升的炊烟与四周隆起的烟雾混在一起,氤氲不散,应该有人在岛上居住。
  我想,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幸福也应该是简单而纯粹的吧,世间再大纷争心中再多不快也一定会随着那缕炊烟灰飞烟灭。可这想法刚一成形,车窗外的湖泊和小岛就已经消失不见,如同旅途中的一场奇遇。
  
  旅行中总会有许多不期而遇,或者是人,或者是事。那种对未知的向往和期待让我对旅行生涯不可自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理想中的生活方式
  2003年2月
  安道尔
  
  在比利牛斯山顶的露天酒吧中,我遇到一个年轻的阿根廷人。我以为他也是游客,正懒洋洋地晒太阳。我俩闲聊,原来他不是游客,就在安道尔工作。他的工作是在一家餐馆当厨师,现在是午后休息时间。
  他说要在这里工作3个月,然后换另一个地方,再工作三个月。他已经换过5份工作,算来已经在外面一年多。他知道中国有一个大沙漠叫塔克拉玛干,他说总有一天要去徒步穿越。
  我问他下一站去哪儿?他说还不知道,可能比尔堡,可能瓦伦西亚,但绝不是巴黎或者巴塞罗那,他说他不喜欢大城市。
  我说给他拍张照片,他同意,姿势很帅,像他的人一样,逆光但是坚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零四:高迪的城市
  2003年2月
  西班牙,巴塞罗那
  
  在从巴黎开往巴塞罗那的长途汽车上,我花了6个多小时写完关于巴黎的游记。时间化成文字,文字铺展成厚厚一打稿纸。坐在旁边的西班牙老头不时冲我点头微笑,虽然他完全看不懂我写的是什么,但是却一定看得出我在写很好玩的事情,因为他看我写着写着就会自顾自笑起来。后来我主动找老头学西班牙语,也不贪多,学会四句话就已足够:你好,谢谢,对不起,再见。
  当我用生涩的西班牙语跟老头说再见的时候,才刚早晨6点多。巴塞罗那还没睡醒,懒洋洋,黑乎乎,冷飕飕,接待着我这个异乡来客。
  我要找的青年旅馆在市中心,得坐几站地铁。出了地铁,晨光中的巴塞罗那让我方向感顿失,在三个当地人肯定地指引下,我拖着大包小包绕了半个小时又回到刚刚上来的地铁口,再次看到那个熟悉的地铁站牌,饥寒交迫的我几乎晕倒。
      找到青年旅馆,却被告知已经客满,得等有人退房后才能安排房间。好在我在等待名单中排第一个。坐在公共休息室看电视,一个日本女孩主动跟我打招呼。问一些哪儿来、哪儿人、去哪儿诸如此类的问题。疲惫的我不走大脑地应付着,答案也是简约得不能再简约:巴黎、中国、米兰。她又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巴塞罗那,我说是。她递给我一本装帧精美的小册子,封面上写着,《巴塞罗那——高迪的城市》
      在巴塞罗那的随后几天几乎成了寻访高迪的旅行。贴着“Made by Gaudi”标签的建筑物像一块块骨骼,支撑起整个巴塞罗那。
  这比如米拉公寓,外形像一个巨大蜂巢;奎尔公园,在雕塑中可以看到山川的起伏变化;当然还有圣家堂,高迪把对宗教的信仰化为对自然的皈依。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高迪,有着怎样的大魄力,才能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成为后世建筑界顶礼膜拜的“上帝”?
  高迪出生在一个手工艺世家,上代和上上代都是铜匠,追溯更古远的祖先,甚至还而已找到铁匠、木匠,遗传基因让高迪天生具有良好的空间结构能力和雕塑感觉。我甚至相信高迪作为雕塑家是先于他作为建筑师存在的,因为那些铁片、马赛克、毛石、镜面、甚至碎瓦残陶在高迪看来都可雕可塑。我还相信高迪同样是一个出色的音乐家,因为我听到一块块砖瓦是凝固的音乐,那波浪的建筑曲线是流动的音乐,那绚烂的色彩是绽放的音乐,一切都是美的旋律。
  高迪处在这样一个时代,那是一个封建贵族开始没落的时代,那是一个工艺资本家蓬勃发展的时代,那是一个公众舆论还没有足够能力铄金销骨的年代。高迪从封建贵族那里得到精神上的支持,没落的贵族仍想延宕往日的荣耀;他从新兴的工业巨子那里获得资金的支持,有了钱的资本家急欲建立新的社会模式;而公众的力量又不够强大,看到“丑陋”的米拉公寓,只能在一边小声议论。别说公众,当高迪把圣家堂建到大马路上,政府也只能任他由他无能为力。高迪在三方甚至四方力量的制衡中竟然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自由让高迪的创作多了一份随意,少了一份做作,一加一减间,高迪已经不用左顾右盼。
  圣家堂是高迪最伟大的作品。他把生命中最后的46年都奉献在这里。1926年6月7日的黄昏,像往常一样,高迪完成当天的工作从圣家堂到市中心的圣菲利普教堂做礼拜,他漠然于繁华的街道,脑海中仍在构建圣家堂的壮丽——这里应该用到什么结构,那里该用什么颜色,尖顶的线条是否太突兀,就在那一刹那,一辆电车驶过,所有的结构、颜色、线条都被封印在他的头脑中。
  5天之后,西班牙举行国葬;72年后,高蒂被宗教界追封为圣人;在他出生后的第150个年头,世界范围内的纪念高蒂活动正喧嚣沸腾。悲剧成就了巴塞罗那。高迪的若干建筑作品每年为这个城市带来超过5亿美元的旅游收入。但是悲剧毕竟是悲剧,他死了,圣家堂也死了——人们相信真正的圣家堂只存在于高迪的头脑中,虽然直到今天它仍在被续建,每天还有大量游客在这里穿梭往来,但这只是一座活着的废墟,没有人可以将封印重启。
  花絮
  
  我觉得游记的写法可以分成两种。第一种写自己的故事,就像本文前半段,交代时间、地点、人物,吃了什么,干了什么等等。这种游记应该在旅途中完成,除非你有超强记忆力,否则许多细节很快就会模糊。另一种游记是写别人的故事,就像本文的后半段,当然别人的故事还可以演变成艺术的故事,文化的故事,历史的故事等。
  对于自己的故事,我通常会在从A城到B城的交通工具上就把在A城发生的故事写出来。对于别人的故事,则需要旅行回来呆在家中翻阅大量资料后才能写出来,其实这也延伸了我的旅行。而且我发现自己非常享受这种查资料写游记再反复修改的过程,我在每篇游记中投入的热情要远远大于写任何一篇经济学论文,有时为了查找一个典故的出处会耗费掉一下午时间。
  我会写到许多人的故事。他们或者是伟大的艺术家,或者只是心有梦想的小人物。我写他们的探索,他们的思考,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一辈子可能只做了一件事情,但是做得轰轰烈烈。在他们的身上,我看到理想主义者所散发的耀眼光芒,那光芒也将我前方的路途照亮。
  最后还想说一下如何打通自助旅行的语言关。我有三点经验。
  首先英语一定要好,因为这是唯一通行世界的语言。许多国家在机场、车站、酒店等外国游客云集的地方除了标明本国语言之外,还会用英语作出注释。另外还要有变通能力,就是通过肢体语言来猜测各种夹杂着浓重地方口音的英语。不过一般来说,跟他们打交道无非就是问路、住宿,只要能把事情办妥,能不能每句都听懂倒也问题不大。另外许多人觉得法国人傲慢,不喜欢讲英语,无法沟通。我有个窍门,就是你先用几句最简单的法语和法国人搭上话,然后再用英语继续交流,那他就会很乐意帮你忙了,反正我百试不爽。
  不过英语纯熟只是基本条件,要想玩得更好,更舒服,最好再浅尝辄止地学几句当地语言。那浅到什么程度呢?我觉得每种语言只要能听明白说出口四句话就已经足够。这四句话是:你好,谢谢,对不起,再见。可千万别小看这简单四句话,却占到了我们日常生活对话量的一半。
  当你问路时,如果首先用对方语言说一句你好,人家就会觉得亲切,愿意停下来耐心指引;当别人帮你的时候,说一句谢谢,人家就会很高兴;当你不小心妨碍了别人时,说一句对不起,误会就会迎刃而解。当你办完事跟人家道别,如果大声地说声再见,也一定会在对方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很好印象。
  那怎么学,去那里学呢?其实根本不用提前很久学习,只要在去那个国家的交通工具上,比如火车、汽车、飞机,脸皮厚一点,主动向坐在你身边的人请教,他们多半会乐意帮助你,因为对于你来说,通过向当地人学习,可以学到比较纯正的语言;对于人家来说,也可以通过帮助一个外国人了解本国语言来打发无聊的乘车时间。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如果把英语比作基本武器,把浅尝辄止地突击学习其他语言比作秘密武器,那自助旅行者的终极武器就是微笑了。千万别小看一张笑脸,它可以让人们从陌生到熟悉,从而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即使两个人完全听不懂对方语言,但只要看到对方的笑脸,两个人就会同时想,“嗯,他应该能帮上我。”“好,我乐意帮助他。”所以出门在外,如果你的脸上一直挂着真诚的微笑,你的旅行一定会畅通无阻。后来我在希腊时认识一个韩国朋友,这哥们已经一个人走遍了整个欧洲,但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一句英语都不会讲,当然更不用说其他语言,我想他已经掌握了我所谓的终极武器,因为我看到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零三:梦想成真
  03年2月
  法国,巴黎
  
  从阿姆斯特丹开往巴黎的夜车。夜行巴士前一天晚上10点出发,8个小时,经过鹿特丹、海牙、根特、布鲁塞尔。每一站都会有行行色色的人上车,共同的目的地是巴黎。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旁边是个黑人,高且壮,目测有150公斤,死死嵌在座位里,像一块完整的炭,而我则像一只脆弱的蛋,对比分外鲜明。
  车里的大灯一直黑着。每个人头顶有一盏读书灯,发出微弱的黄色光线。隐约看到周围人的面孔:有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一个人占了两个座位,脸朝下趴着,一动不动,不知是醉了还是死了。最后一排是两个朋克打扮的年轻人,皮衣皮裤,头发像孔雀开屏,浓重的彩妆搭配臂环、唇环,不是人就是鬼。
      我的读书灯一直开着,看L.P.中关于巴黎的章节,到哪里找最便宜的青年旅馆,哪里有最好的爵士乐酒吧,去卢浮宫和凡尔赛宫的交通路线等,然后再把巴黎的诸多景点在地图上标注并连成一条可以不走回头路的线段。
  对巴黎的好感很小就已萌发,记得初中毕业时班里流行写同学录,我在每本同学录“你的梦想”一栏都写下“我要去巴黎!”由于马上就要中考,班主任查抄了所有同学录,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她把我单独叫到办公室,说,知不知道快中考了?!知不知道快中考了?!去巴黎?!能耐大了?!去巴黎?!好啊,有本事现在就去啊?!明天叫你父亲来一趟。
  可以分明感到空气中由六个感叹反问句发散出的一股酸臭气在我的脸上液化,普通的孩子会被腐蚀,天生反骨的孩子会分泌出一层保护膜。本来写那留言时我甚至不知道巴黎在哪儿,可年幼的我却横下一条心,我一定要去巴黎!一定要!
就这样看一会儿L.P.,再回忆一段年少时光。看书,回忆。看书,让我一想到巴黎马上就会活生生出现在眼前而兴奋。回忆,又把我的兴奋催眠。
  半梦半醒之间,眼皮像扇没有关严的门,一束明亮光线像强盗一样登堂入室——车内大灯突然亮起来——于是彻底醒了。时间是早晨六点。司机通过麦克风刺激着我的耳膜:巴士已经抵达巴黎汽车西站,请不要离开座位,法国警察要进行抽检。
  车门打开,一条警犬一窜而入,后面跟着两个法国警察。警犬直接扑向那两个朋克打扮的青年。警犬显然训练有素,就像某些人打架,只是一个劲儿狂吠,并不采取实际行动。法国警察说,请跟我们走一趟。朋克青年也听话得很,说走就走,远不如外表桀骜。
  这时身边的黑人第一次开口说话,“他俩抽大麻。”在荷兰软毒品合法,而在法国仍被禁止。
  接着他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到巴黎,我说是。
  收拾好背包下车,巴士站和地铁三号线是一体化封闭设计。黑大个儿带我找到地铁站入口。转乘时和他告别,我用刚跟他学会的法语说袄呵袜呵(Au revoir,法语“再见”的意思),他则张开大嘴露出雪白牙齿呲牙咧嘴地说,栽尖。
  出站口的台阶仿佛通往梦想的道路。就在看到巴黎的第一缕曙光时,我知道,梦想成真了。

 花絮
  
  那一年的留学时光,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欧洲各地旅行,用游学可能更加恰当。但由于囊中羞涩,我只能以各种省钱的方式旅行。比如坐一宿夜车就可以节省一天的住宿费用;比如能走路抵达的地方就不会乘坐公交;比如在巴黎的前两天我只吃了从荷兰带过去的一斤鸡翅和几片面包。当时还是冬天,矿泉水一直暴露在冷风中,竟然被冻成了冰块。但是心中是快乐的,巴黎就在我的脚下,梦想其实并不遥远。现在想来,那些小小的艰苦与磨难已经变成了宝贵的人生财富。
 这一段行程我采用全夜车公路旅行方式,买了半个月内可以不限次数使用的Eurolines汽车套票。
  阿姆斯特丹——巴黎——巴塞罗那(安道尔)——米兰——日内瓦——里昂——布鲁塞尔。每个地方停留2-4天。每个地方停留2-4天。(米兰到日内瓦,日内瓦到里昂段乘火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时代结束了,那人生最华彩的篇章。为了把四年中最宝贵的记忆定格,我用01年暑假的两个月时间做了一个个人网站。网站内容分成三个部分:大学、家人、天下。其中大学板块分量最重,记录了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而天下部分只有大学时代的几次旅行和沿途所拍的一些风光照片。没想到正是这个网站,成了我职业旅行生涯的起点。感谢那个暑假,那个天天宅在家中学习Flash,Photoshop,Dreamweaver等网页设计软件的暑假,那个把我的想法画成草图再在电脑屏幕上实现的暑假。
  暑假结束后我没有马上找工作,而是先用剩下的钱去了趟五台山。记得在庙宇中吃素斋,吃坏了肚子找不到厕所,就在五台山山顶拉了一泡,所谓来于此地还于此地。还记得在网吧上网,看到一条新闻占据了所有网站头条,它的视频如同恐怖大片:纽约世贸大厦正轰然倒塌。
      回到天津后,我找了一份与海运相关的工作,我的第二份工作。工作内容就是每天给客户打电话询问舱位情况,再制作成Excel表格交给网管更新。2个月后辞职,不是不能胜任,只是觉得无聊。
  02年的春天我一个人来到北京,找了第三份工作,在一个咨询公司做物流分析师。每天从网上搜集各种与物流相关的信息,从网站配送流程到仓库分布是否合理,然后制作成简报,公司再通过销售忽悠给客户。
  当时租住在北京工业大学附近的一个高层地下室,每月房租150块,公用浴室,每次5元,后来发现,那个浴室几乎只有我在用。3个月后,再次辞职,背起行囊去了南中国的广州和深圳旅行。记得交接工作的那一个星期,想着马上就可以重获自由,我的心已经提前飞了起来。
  02年的那个暑假我又宅在家中,把和拍升级到2.0。增加了“影画”板块,又在“天下”板块增添了许多页面。旅行和电影,一直是我唯一的两个爱好。旅行,让我可以真切地感受世界;电影,告诉我世界有无限可能。
  暑假过后,我来到荷兰攻读研究生。上面那篇海盗的后裔就是和同学们一起出游时发生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零零二:海盗的后裔
  2002年9月
  荷兰,格罗宁根
  
  粗大的缆绳被缓缓解开。虽然缆绳表面已被磨得绽裂,却丝毫不妨碍它的仍旧结实。生了锈的铁锚被同时拉起,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这是一艘大号帆船,除了船身覆盖了一层铁皮,其余用料都是结实耐用的棕褐色木头。帆船驶出码头,把岸上风景抛在身后。
  船上载着船长夫妇,两条黑白纹路相间的大狗,一条叫Hello,一条叫Goodbye,还有十来个和我一样临时客串海员角色的游客。我们要和船长夫妇生活两天,一起扬帆出海,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感受海洋的浩瀚。
  帆船一路向西驶去,目的地是荷兰与英国之间的一片广阔海域,今晚要在那里过夜。天气晴朗,只是风向不定。每个海员都有自己的分工,谁负责解帆布,谁负责拽桅杆,大家按照船长指令在顺风时扯起风帆,逆风时又赶紧拉下。来来七八次,人人头上浸着汗水。
       船行三个小时,已是黄昏时分,前后左右再看不到一块陆地。西边的天空像一块烧红的炭,灿烂的火苗要将世界吞没。
  船长说,大家可以休息了,已经抵达今晚的过夜地点。一些人到船舱做饭,剩下的擦擦额头汗水,裹紧衣服,坐在甲板上看日落。我也挤在他们中间,虽然可以相互取暖,可傍晚的海风仍不禁让人瑟瑟发抖。
  一直忙碌,还没看清船长的模样。他坐在船头,四十岁上下年纪,灰白的头发胡子,红褐色面庞。仍穿着短袖,露在外面的胳膊,随处可见疤痕和刺青。船长老婆站在他旁边,脸上的皱纹竟然多过她的丈夫,也把短袖衬衣扎进牛仔裤里,显得十分干练。
  船长和船长老婆并不互相对视,都把目光投射进幽深的海洋。他们的神态让我想起海盗,那豪气冲天的北欧海盗。
拜伦有一篇著名的诗体游记,叫做《海盗生涯》,诗篇的开头这样写道:
  
  暗蓝色的海上,海水在欢快泼溅。我们的心是自由的,我们的思想无边。
  量一量我们的版图,看一看我们的家乡。这全是我们的帝国,它的权力到处通行。
  我们过着粗犷的生活,在风暴动荡里。从劳作到休息,什么样的日子都有乐趣。
  
  船长夫妇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吧。日日辛苦劳作,与海浪搏斗,与海鸥嬉戏,有时也会像现在这样,在风平浪静的时候,把笃定目光投向深海,就像骄傲的君主,无边的大海就是他们的版图疆域。
  某非他们就是海盗的后裔,遗传或者宿命让他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
  我崇拜这样的人,向往这样的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01年上半年,也是我大四的第二个学期,我在天津一家知名外企实习。同去实习的许多同学毕业后都留在那家公司工作,而我却在实习3个月后给老板和同事发了一封辞职信。在信的最后我写道:
  Just say goodbye, tomorrow I will leave.
  Just say goodbye, my dream is to fly.
  Just say goodbye, maybe I will feel badly tonight.
  Just say goodbye, even I really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说一声再见,因为明天我就要离开,说一声再见,因为飞翔是我的梦想。说一声再见,可能今夜我会感到难过,说一声再见,即使我真的不愿意说再见。)
  随后我就用人生赚到的第一份工资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背包旅行。记得那个硕大的背包是找韩国同学萨姆借的。还借了一把瑞士军刀,除了增加了一点心中的安全感,并没有太大用处。
  现在看当时写的文章,背包走天下的思想已经在心中安家落户了。就是一个人,一个大包,四海为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94

帖子

2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街首先是背包老外发现的,某位仁兄在被背包旅行者奉为圣经的《孤独行星(Lonely Planet,下文简称L.P.)》里介绍了阳朔西街和周边的田园风光,西街就成了许多背包老外的集散地。有人说中国人开始背包旅行就是从阳朔西街开始的,这话有点道理。以前中国人想要离开生活的地方远行,简直是一种奢望,曾经有一首流行歌曲唱出了这种无奈:“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等社会开放了,大家终于有钱有时间可以去旅游了,可跟着旅游团又不舒服,于是那些不想被束缚的旅行者成了背包客:拿起背包就走,喜欢哪里就呆在哪里。
  其实到了西街,哪儿都可以不用去了,坐在街心的露天酒吧中,一杯咖啡、一本书、一盘 CD,要我做神仙,我就会反问,那我现在是什么?
       阳朔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去结识陌生的朋友。抛下烦恼,让自己放纵于酒吧音乐中,午后阳光下,寂静老街里。很多游客经过时,经不起这份诱惑,留下来,几月数年,成了这儿的隐士。大隐隐于市,他们中很多人在西街有一家店,但他们又和普通生意人不同,他们坐在一起谈论的是丽江、香格里拉、哈纳斯与西藏。或者消失一段时间,再回来,又带回一段美丽传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趣搜旅游网 ( 粤ICP备11044266号-1 )  

GMT+8, 2018-1-22 10:39 , Processed in 0.23464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